Windows真难用!试试国产系统?

来源:亿欧网

作者:陈俊一 马渭淞 苑晶铭

国产操作系统最难的那一步,已经迈出。

6月下旬,两大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分别开启了新动作。先是6月23日,统信UOS家庭版体验器开启全民公测,用官方虚拟机的形式推广国产操作系统,降低新用户尝试成本;随后,6月30日,国内首个桌面操作系统开发者平台开放麒麟正式发布,将通过开放操作系统源代码的方式,让更多开发者共同参与国产开源操作系统开发。

两家厂商的动作,一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,一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开发者,都是为了跨过国产操作系统成功最难的一步——生态化。因为只有更多的用户,才能有更多的开发者;也只有更多的开发者适配常用软件,持续开发更多新的应用,才能吸引更多的用户,并形成操作系统发展的完美闭环。

对个人用户来说,一台电脑一般不过安装几十个软件。如果将用户的各种个性化软件需求叠加,系统层面的软件数量往往将达到百万级别,甚至更多。对于一个要从Windows和MacOS手中抢占市场的小众操作系统而言,没有百万量级的应用适配,生态就无从谈起。

先让大家用起来,从可用逐渐走向好用。其实,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,国产操作系统走过多年应用推广之路,也经历无数曲折。过去经历过的失败,对今天有着怎样的借鉴价值?国产操作系统借助中国本土市场优势,真的能好用吗?

败北的操作系统

目前国外操作系统品牌几乎垄断了巨大的中国市场,据《2021年操作系统的商业化应用报告》,国外操作系统在中国桌面端、移动端的市占率分别超过94.75%、98.86%。

这样的格局并非一蹴而就。长久以来,在全球范围内,众多厂商为争夺操作系统这块大蛋糕轮番上场,即使大部分厂商湮灭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,不可否认的是,它们为今天活跃在市场中的操作系统,贡献了不少经验和技术积累。

尽管如今微软Windows系统几乎垄断中国市场,但透过长生命线来看,从Windows XP、Windows7、Windows8、Windows10到现在的Windows11,Windows系统经历了长期的持续迭代,以不断适应市场需求。

事实上,国产操作系统向Windows系统发起过冲锋。

1999年,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科索沃战争,并在战争中成功击溃了南联盟军队的防空系统,让国人第一次体验到信息战的威力,同时也对微软垄断局面感到担忧。这一年,国内操作系统真正发起反攻。

时任国家科技部部长徐冠华一针见血指出我国正处于缺芯少魂(芯是芯片,魂即是操作系统)的环境中,如若二者不自主,一旦断水断电,历史难免重演,重蹈南联盟覆辙。

因此,在工信部的支持下、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副所长、中国Linux之父孙玉芳的主导下,2000年,中科院软件所和上海联创共同出资成立了中科红旗公司,公司的发展目标很明确,——挑战微软,做中国人自己的操作系统。

在廉价的盗版Windows和昂贵的国产操作系统中间,许多电脑经销商更愿意选择前者。

此外,很多用户习惯使用微软Office办公软件,而红旗系统无法兼容微软Office,这造成了红旗系统的使用效率底下。

2005年,北京平谷区也曾试点全面采用国产Linux,为了督促各单位使用国产操作系统,还成立了33个自查小组对全区百余家单位的使用状况进行检查。

彼时的国产操作系统,在易用性、兼容性上与Windows差距甚远,很多单位仍首选微软操作系统。国产操作系统对Windows系统的第一轮冲锋,就这样以失败告终。

国产操作系统进化史

中国人不会为软件付钱,不过总有一天他们会的。既然他们想要去偷,那就让他们偷我们的。他们会因此上瘾,这样接下来的十年我们就会找出某种办法让他们付账。

1995年,比尔·盖茨与股神沃伦·巴菲特在《财富》杂志组织的一场对话中,发表如上言论。

然而,这看似狂妄的发言,却正一步步变为现实。在27年后的今天,中国市场确实很难再离开Windows系统,Windows系统也随着很多品牌电脑成为出厂自带的标配。

对于Windows等国外系统依赖程度之深,也引发了我国学术界的注意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就曾公开表示:航空飞机被波音、空客所垄断,总数量可能是数十万级别。但全世界几十亿台智能终端只有三种操作系统:苹果、安卓和Windows,这种垄断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例。

同时,作为软硬件纽带,操作系统在安全领域扮演着核心地位,主导权被外国企业牢牢掌控是极具风险的。2008年的微软黑屏事件、2010年Stuxnet震网病毒事件、2013年棱镜门以及2017年Intel芯片Minix 泄漏风险事件,都显示出微软的Windows系统并非牢固可靠,一旦出现网络安全事故,后果便不堪设想。

因此,发展本土化操作系统,是国家防范网络攻击与威胁需要直接面对的问题,同时也是我国操作系统未来发展的主要趋势。

其实,中国对于操作系统的探索非常早。

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,中国就开始操作系统的研发,南京大学教授孙钟秀、北京大学杨芙清院士等都是我国操作系统的拓荒者。不过彼时,操作系统的用途主要是用于工业,我国最早的操作系统150机,目的是改善石油勘探数据计算,提高打井出油率。

而从1999年中科红旗公司研发的红旗Linux之后,蓝点Linux 、深度Linux、中标麒麟、优麒麟、中科方德、普华、StartOS、阿里云OS等一系列国产操作系统也相继出现。

但是微软Windows的人才、产业虹吸效应太强,也导致国产系统很难获取到足够发展的产业链资源。国产操作系统企业在第一轮反攻失败之后,企业甚至陷入难以为继的地步。

2014年2月10日,中科红旗贴出清算公告,宣布公司正式解散,甚至拖欠员工的工资都无法发放。而蓝点Linux也在2000年上市后遇到互联网泡沫,到2002年该公司股价已经低至0.08美分,在资本市场仅仅风云两年,就系统停更,从美国市场黯然退出。

仅开发Linux平台是不行的,它必须能在硬件体系结构中进行预装、与外部驱动设备进行配套、众多应用软件要移植到Linux平台上来,从而建立起Linux的生态群。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主席陆首群曾表示,如果没有行业巨头和广大企业的支持,没有开源社区的支持,中国Linux根本不可能发展起来。

然而,就在国产操作系统相继陨落、即将淡出大众视野之时,华为鸿蒙系统终于在2019年破茧而出,守住了国产操作系统这片不可丢弃的高地。

与操作系统的先驱者不同,鸿蒙系统在采用Linux开源内核的基础上,尽量兼容安卓软件,延续了此前定制版安卓系统EMUI的一些操作特点,并吸引开发者为鸿蒙生态打造应用。

基于鸿蒙系统较强替代性,2022年,该系统的用户量已经达到了3亿,其中包括2.2亿多的手机用户,还有1亿多的物联网设备。不仅如此,鸿蒙系统的连接设备数量还在不断增长,或许在未来,真的能够成为肩并Windows、IOS、安卓的一线操作系统。

哪怕是作为备胎,也需要做好生态

操作系统按应用领域可以分为四种:桌面操作系统、服务器操作系统、移动操作系统和其他操作系统(云、嵌入式、物联网操作系统等)。华为的鸿蒙系统定位是面向万物互联的全场景分布式操作系统,但人们接触更多的还是作为移动操作系统的鸿蒙。

但移动终端和移动操作系统不适合办公,个人办公更依赖桌面操作系统。

没有生态支持,系统再优秀也无法成功。全球主流的商业、工业、美术设计、影视剪辑等各类软件,都以Windows和MacOS为主。国产桌面操作系统尽管也能获得WPS等国产办公软件的支持,也能够适配火狐、Chrome等主流浏览器,但办公并不只是浏览器加WPS。

千万个行业,就会有千万种细分软件。离开这些软件,相关行业人员就无法开展正常工作。正因为人们离不开各类适配软件,Windows、MacOS才处于绝对主导地位。

目前,Windows与MacOS合计占据了95%左右的市场份额,而国产操作系统占比不足5%。

这不到5%的桌面操作系统市场份额,由十几种国产操作系统共同组成。据统计,主流国产桌面操作系统超过15种,包括UOS(统信软件)、麒麟OS、普华软件、中兴新支点、凝思、中科方德、华为欧拉OpenEuler等。

对于这么多Linux桌面操作系统的发行版,如何实现软件之间的互联互通、避免资源分散,也是需要考虑的。但国产操作系统的集中、归并,最终还是要由市场来选择。毕竟不同企业之间也存在竞争,只有用户体验使用最好的系统,才能最终胜出。

2021年初,麒麟、统信、中科方德、中科红旗、普华基础软件、中兴新支点等六家厂商从众多选手中入围国采中心Linux桌面操作系统协议供货采购。政府对国产操作系统的支持,同时也是一场筛选。在这种筛选下,国产操作系统正呈现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,特别是位于桌面操作系统头部的麒麟与统信。

然而,对比国外操作系统巨头,国产操作系统和主流处理器厂商之间的合作还没有达到结盟的程度。

操作系统的生态不仅是软件应用上的,还包括软硬件协同上的。比如微软和英特尔结成Wintel(即Windows-Intel架构)联盟,以及英伟达GPU与游戏开发厂商。

微软和英特尔结成软硬件联盟,还不是为了生态上更强大?有趣的是,我们对英特尔高性能处理器不可或缺,却似乎并不惧怕微软断供Windows。为什么?

芯片毕竟还是比操作系统更难。华为的案例也恰好可以说明,断供安卓,华为马上就能拿出鸿蒙备胎;但断供5G芯片以及处理器制造商的先进制程代工,华为就难以再拿出备胎。

这其实恰好说明,操作系统技术上的门槛,远低于生态上的门槛。

微软也并非每代操作系统都能够成功。微软的操作系统被很多用户吐槽为,总是成功一代之后就会失败一代,比如Windows XP之后的Vista,Win7之后的Win8,在系统好评度和装机率上,均不如上一代。目前的Win11虽然要比之前那两代失败的系统开局好一些,但也依然面临很多批评,很多用户依然在用Win10,不愿意更新升级到Win11。

本来,在微软推出不受欢迎的一代系统之时,国产操作系统其实是有了更多机会在用户群中获得更多安装尝试。但哪怕在微软失败的时候,国产操作系统也难以找到进攻的软肋。

如2014年4月,微软停止了对Windows XP操作系统提供服务支持,不仅广大用户不满意,采购了大量Windows XP的中国政府也意识到,操作系统受控于人的风险。

时任工信部总工程师张峰就表示,希望广大用户关注Windows XP停止服务带来的潜在安全风险,采取措施做好安全防范,工信部也将继续加大力度,支持我国Linux 操作系统的研发和应用。张峰也提出,希望广大用户给予国产操作系统更多支持。

八年过去了,国产操作系统在经过一系列淘汰与整合之后,市场份额还是在5%左右,没有飞跃式的提升。但好在,国产操作系统的实力相比八年前更强,对于不同的处理器硬件也有了更好的兼容性。

如统信 UOS在硬件上同源异构支持 4 种架构(AMD64、AMR64、MIPS64、SW64),支持龙芯、鲲鹏、飞腾、兆芯、申威、海光六大主流国产芯片,兼容性和开放性上相比以往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而银河麒麟桌面操作系统V10,同源支持四种技术路线的六大国产CPU平台,包括飞腾、鲲鹏、兆芯、海光、龙芯、申威;图形化界面兼顾用户既有的Windows系统操作习惯,桌面图标、任务栏、开始菜单的分布都比较接近Windows操作系统,还拥有高兼容性的安卓运行环境,原生支持安卓应用。

在生态上,据报道,2020年,银河麒麟V10软硬件兼容适配总量还仅有3万余个,但发展迅速;2021年,达到了29万余个;2022年5月,已经超过42万个。

而2018年微软公布的数据就显示,仅Windows10就有超过3500万应用数量,超过1.75亿的软件版本,还支持1600万的硬件/驱动组合。苹果系统的应用数量也超过百万。

麒麟与微软应用数量差距甚大,但距离苹果系统的应用数量并不遥远。

我们的目标是在2到3年内,让适配的软硬件总量达到百万级,也就是如今苹果系统的规模。麒麟软件副总经理魏立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就提出了麒麟的对标苹果百万数量级应用的目标。

其实,麒麟、统信本身也支持通过Kydroid、deepin-wine等技术安装安卓应用,Windows应用也可以通过虚拟机安装,这也能一定程度上补足系统应用数量上的不足。

对于国产操作系统而言,国内政府采购维持企业的生存不是问题,要想有更好发展,就需要迈入更广阔的商用、个人使用领域。这不仅需要生态上逐渐增加应用数量,更需要中美在操作系统上发生一场一刀两断式的分手。

但显然,除非中美之间发生不可调和的激烈冲突,美国科技企业是不可能主动愿意与中国分手的。没有极端环境下的逼上梁山,国产操作系统在个人用户为主的桌面端(即使政府国企采购,桌面操作系统也是个人使用),最多也只能作为一种替代和预防,并不能取代Windows。

写在最后

一款国产操作系统好不好用,不能仅看厂商的宣传,还要看用户的实际使用体验。

为了体验国产操作系统的真实效果,我们在虚拟机上分别安装了统信和麒麟的桌面操作系统,并测试了简单的网页浏览和WPS办公。虽然系统底层与Windows完全不同,但在轻办公环境中,上述两款系统的操作体验和Windows差别其实不大。

但这仅仅是几款软件,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些特殊的办公需求,往往在常用软件之外还会安装少数几款小众软件。Windows超过3500万应用数量,仍然是一个短期甚至长期难以企及的目标。

但我们不仅要看到微软的成功,也要看到微软的失败。为了推动Windows系统在PC端与移动端的通用性,加强微软对应用的控制,微软在2016年推出了UWP应用商店。UWP应用的所有权限都能够被系统掌控,数据也只会存放到系统规定的一些目录里。只是,目前几万款UWP应用并不能满足一个完整生态的建设需求。尽管微软还没有像放弃Windows Phone那样放弃UWP,但UWP可以肯定,将成为微软又一个失败的项目。

失败,并不可怕。微软会失败,国产操作系统暂时取代不了微软,更不可怕。至少,我们有了备胎,有了转正的可能。

中国正在培养中的软件工程师数量是远超美国的。据统计,2018年全国计算机类专业招生人数达到29.35万人,2019年招生人数达32.46万人,2020、2021年每年均有近3万人的增量,2022年预计招生规模会达到40万人左右。如果考虑到2022年即将进入大学的计算机专业新生,全国计算机类专业本科在校人数将超过140万。

借助中国全球最大Linux市场的份额,依托中国计算机教育体系培养出的众多软件工程师,在小范围内打造一个良性循环的国产操作系统生态,其实已经在发生。

举报/反馈

原创文章 Windows真难用!试试国产系统?,版权所有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itxiaozhan.cn/20225491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